城超联赛升高喜人 筹算在青训和学园足球发力

图片 1

城超联赛升高喜人 筹算在青训和学园足球发力

图片 1

  “做了你喜欢做的事,又超越了你原来设想的高度,这样的人生经历非常难得。而且我们人工智能导播系统,在性价比方面已走在世界前列,未来市场广阔!”城市足球超级联赛赛事主席刘秉润谈及旗下的赛事和Hao球智播系统时,满足感和自豪感溢于言表。
    城超创办四个赛季发展态势喜人  
  城市足球超级联赛简称“城超联赛”,已经创建三年多并走过四个赛季,每个赛季都节节走高。从2015年十几支球队参加的企业杯赛,发展到2018赛季拥有16支球队参加的超级联赛,32支球队参加的晋级赛,2300多支球队参加外围赛,已成为专业、规范成体系的足球赛事。其外围赛被纳入中国足协2018“我爱足球”民间争霸赛体系,整体赛事被纳入中国足协与人民网联合打造的“人民足球”六大社会赛事体系中。
 
  在2018人民足球颁奖晚会上,城超联赛和赛事主席刘秉润分获优秀草根社会赛事、个人贡献奖两项大奖,体现了官方和社会对城超联赛的认可和肯定。不久前,在一项由某专业机构发起的2019中国最具赞助价值体育赛事TOP100榜单中,城超位列第28位。
 
  金融出身的刘秉润并不是一个狂热的足球爱好者,但早在2014年,出色的政策敏感性使他认为投资足球的节点已经到来。然而,他没有像很多的企业家一样投资俱乐部或赞助赛事,而是在2015年时发起了“企业杯”城市足球超级联赛。为了招募参赛球队,刘秉润带领他的团队在全国拉赞助、找裁判、跑场地、协调政府关系,报销球队的交通、住宿费用。当时有新疆的球队参赛,单场比赛所需报销的往返交通费高达几十万,公司运营压力很大,但刘秉润愣是咬紧牙关迎难而上,顺利的把赛事完成。
 
  从2016赛季开始,赛事改名为中国城市足球联赛(后定为城市足球超级联赛),2018赛季,城超呈现出爆发式发展态势。其大胆尝试每队允许两外援上场的新赛制,一度引发争议,但事实证明,这确实大幅度提高了联赛的整体水平和观赏度。城超联赛知名度大大提高,甚至对欧洲和西亚作了人才输出,城超旗下俱乐部有一名外援被德国联赛挖走,一名去了瑞典的俱乐部,还有一名年轻球员被黎巴嫩的国奥队征召。
    或尝试开放5外援上场瞄准国内青训瓶颈  
  城超2018赛季冠军的京城联俱乐部董事长孔兵表示:“我们京城联队的外援小马丁,不仅是前国安队外援,他还参加过世界杯的洪都拉斯前国脚,文森则是前中甲球队北理工的主力射手,能与这样高水平的外援经常同场竞技,对于我们本土球员来说,从技战术到心里层面的带动作用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京城联在引进小马丁的同时,还任命小马丁为京城联青训总监,负责指导京城联的青训小球员,这种做法与刘秉润的规划不谋而合。
 
  在刘秉润的规划中,2019赛季的城超还要再上一个大台阶——每队场上实施5外援制。这一构想依托的是其背后城超每家俱乐部都对应一家欧洲高水平俱乐部,5外援要求必须至少在西乙B训练过,平时除了打城超的比赛,还要兼职教练员指导其俱乐部所在城市的青训球员。而外援所处的欧洲俱乐部也要对接城市,负责搭建青训平台和推进青训事务。
 
  这一思路,是源自看到中国当前青训存在的瓶颈之一——极度缺乏高水平教练,从城超发展的规划层面出发,制定2030青训战略,以5外援制为纽带,带动城超16支球队所在的城市对接欧洲高水平俱乐部,通过引进欧洲高水平教练和训练进一步带动整体青训水平的提高。并以16个示范城市为支点,在其他城市进一步进行复制推广。
    “Hao球智播”精准发力校园足球  
  多年的摸爬滚打,让刘秉润深知不能“活在当下”,为了利于赛事的制播,刘秉润并购了一家Hao球智播(人工智能导播)公司,旗下产品是一套自主研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智能直播系统。该系统采用创新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运用视频图像处理算法、统计分析算法和智能云直播等技术,实现对球场比赛的全方位智能导播与直播展示。
 
  Hao球智播还通过自动拍摄、自动跟踪、自动导播(多机位镜头切换)并与赛事数据、直播回放、智能短视频相结合,支持用户在手机、电脑和TV等多种终端分享观看传播。其拥有24项软件著作权、10项国家创新技术发明专利、1项国家外观专利,是目前全国唯一一家将线上科技与线下赛事相结合的体育旗舰平台。
 
  而当前,中国足球的青少年培养和校园足球发展得如火如荼,Hao球智播在校园足球领域精准发力,搭建了操作简单便捷的校园足球大数据管理平台和赛事服务管理平台,为校园足球量身打造的“人工智能大数据管理体系”,让用户在不同客户端能分享、观看赛事和日常训练,系统加以完善和升级,将大幅改善球队的训练方式,进一步提升训练效果和赛事品质。
 
  对于未来,刘秉润充满了自信和憧憬,他希望用12年的时间,在2030年实现能够选拔培养出高水平的球员,为国家队打进世界杯做出贡献。“我这个人的特点一是敢想敢干,二是能坚持。看准了的事谁都拉不回来!”(欧兴荣)

世预赛中伊大战之前,我们在城市足球联赛的2017赛季发布会上见到了郝海东。如今他的身份不再是绿茵场上骁勇善战的前锋,而是作为足坛之星的总经理,征战体育商业赛场。关于社会足球联赛、足球文化、青训以及中伊大战,郝海东都谈了些什么?

文/ 郭阳、殷豪男

3月23日,无疑会被写进中国足球的历史。这一天,中国在长沙贺龙体育场1-0击败韩国队,不仅大大的提振了国民士气,点燃了全中国足球迷的热情,也让改革中的中国足球看到了未来希望。

而在三天后的3月26日,中国城市足球联赛2017赛季发布会在北京召开,这项由北京足坛之星投资主办的赛事已经走进了第三年。在如今这个遍地是口号,“坚持”已经成为奢侈品的浮躁时代,能够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把一项草根发起的、社会足球赛事在3年时间里打造出如此规模,已是殊为不易。

这场发布会,圈哥采访到了足坛之星董事长刘秉润,以及他的合伙人——中国足球的旗帜之一、前著名国脚郝海东。在体育商业的赛场上,郝海东的身份不再是绿茵场上骁勇善战的前锋,而是足坛之星的总经理。

足坛之星董事长刘秉润与足坛之星总经理郝海东

郝海东联合掌舵,城市足球联赛进入第三个年头

2017赛季是城市足球联赛的第三届赛事,该赛事的前身是2015年的“企业杯”城市足球联赛,2017年将会有16支球队参加比赛角逐,CCTV5+以及10余家省级电视台和30余家视频网站将对本赛季的比赛进行直播。

能获得如此规模的关注,是曾经的社会足球赛事不敢想象的。在郝海东看来,城市足球联赛这样的比赛很有意义,曾经有过留洋经历的郝海东对生态圈表示,其实国外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也都是从业余一步步发展过来的。

2016赛季中国城市足球联赛的电视转播数据

郝海东告诉生态圈:“在职业化程度不高的时候,商业运作能力不强,观众少,球员收入也不高。但随着你职业化的水平越来越高,你的商业化水平也会不断提高,资本就会不断涌进。”

而对于城市足球联赛,郝海东的期待颇高:“球员职员的收入也会不断提高,当城市足球联赛走过十年,二十年之后,当中的佼佼者自然而然就会成为职业俱乐部。而水平不够格的,就继续在业余赛事打磨自己。这跟我们做足球基层的初衷是不违背的。”

联想到郝海东曾短暂效力过的英国足球世界里,有从业余联赛跃升到英超冠军核心的瓦尔迪,以及第五级别联赛杀入足总杯八强的林肯城,这些成功的范例,让我们对城市足球联赛又多了一份期待。

比赛规格逐年上升,规模却精简到了16支队

在郝海东看来,城市足球联赛为社会足球队提供了一个展示与提高的舞台。不过,从2015年的32支增加到16年的64支后,今年他们却把比赛的规模缩减到了16支,这样的改变又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

足坛之星董事长刘秉润表示,今年他们通过初筛、复核、实地考察,对报名球队经济实力、竞技水平等方面进行了调研,将参赛球队划分到了中国城市足球联赛、中国城市足球联赛锦标赛之中。最终留下的16支球队各方面水平较高,可以确保2017赛季联赛比赛场面和竞争的激烈程度。

2016年的冠军球队北京京城联队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赛季的决赛中,由于对裁判判罚不满,杭州安格在俱乐部总经理的指挥下罢赛9分钟。生态圈了解到,事后赛事主办方起诉了杭州安格足球俱乐部。刘秉润直言,“诉讼并不为了经济赔偿,是为了起到警示作用,毕竟七八千人在现场看着,央视还在直播。”而严格审查球队的资助和数量,显然能够一定程度上减少甚至杜绝此类影响中国足球形象的纠纷。

据介绍,目前的16支球队被分为了东北赛区、京津冀赛区、山东赛区、江南赛区四个赛区,在主客场形式的常规赛结束后,进行季后赛和总决赛。

不光目标盈利,还想要在未来融资上市

在聊到中超疯狂的烧钱军备竞赛时,郝海东直言:“他们愿意赔钱玩足球,那是他们的事情。我的职责就是把城市足球联赛做好,做出盈利。”

前些日子,生圈曾刊登过一篇专栏文章,文中曾在加油中国主办草根赛事的敖铭直言,草根赛事取得收入并不容易,并且收入主要广告赞助为主,旱涝不保收。

延伸阅读:挣扎中前进的民间赛事:盈利是难点,工具是痛点,互联网+是鸡肋 |
敖铭专栏

据了解,城市足球联赛的盈利点之一也是广告赞助,不过随着近年来体育热度的提升,能在央视获得曝光机会的城市足球联赛,也获得了不错的谈判筹码。刘秉润预计,2017年公司收入会在4000万元左右,与赛事支出基本打平。

除此之外,Hao球这款城市足球联赛的官方APP,也是未来变现的主要渠道。据刘秉润介绍,Hao球APP功能丰富,除了球队报名、赛事直播等能基础功能之外,电商等功能也会陆续加入进来,与足坛之星的其他业务共同打造一个闭环。

在他看来,只做线上的APP无疑很难存活,但从线下再到线上的Hao球,则有望通过参赛球队刚需的报名和赛事直播吸引更多用户,并通过电商和体育产业其他相关产品来逐步变现。据了解,
Hao球目前已经入驻了超过1000支草根足球队。

此外,城市足球联赛的直播团队、裁判公司甚至是球员经纪层面,都取得了一定的盈利,加上广告赞助和Hao球App,形成了一套足球生态闭环。

在这样的基础上,刘秉润表示目前在和多家意向方进行着融资方面的谈判。之后也会重点考虑公司上市,力争打造联赛上市第一股,以获得更加稳定的现金流。

发力青训和足球文化,“球能不能踢好重点在于人”

谈到中国足球的未来时,郝海东说:“想要整个国家足球竞技水平有彻底的提高,要看我们这一批青训的孩子们,能否最终踢出来。单纯依靠这三五十个球员,这三五个俱乐部是远远不可能的。冰岛一个小小的国家,有九级联赛,这才是足球的根本。我们希望社会能建立这样一个共识。“

因此,在公司着力打造城市足球联赛IP之外,青训也是城市足球联赛的发力点。

刘秉润表示,他们希望通过逐步完善青训体系,打开青训自下而上的通道,如与学校在招生方面展开合作,逐步进行系统化管理和运营。

“城市足球联赛的参赛俱乐部各个都有青训体系,我们直接把他整合一下就好了,相对于其他品牌从0开始做青训,我们的优势还是挺大的。之前巴西足协、英格兰足协、巴萨足协都已经主动过来谈合作。“刘秉润对生态圈表示。

而另外一个角度就是足球文化的培养了,和2017年城市足球联赛一同开启的,还有“全民足球节”活动,全国200余支球队、2000余名球员将共同在球场开球较量。

“通过足球节的活动,让人们更多走进绿茵场,尤其是让孩子们更多接触到足球运动。”郝海东进一步表示“民智需要启迪,我们希望城市足球联赛的举办,能够把真正的足球理念,真正的足球文化普及给社会。”

谈及究竟什么是足球文化,郝海东的看法显得保守,却又颇为睿智:“我用的手机一直是诺基亚的。球鞋从87年开始也一直是阿迪达斯老款的。我从来不追求新款的东西。我一直以为人是最重要的因素。能决定你进不进球的是人的水平,而不是你穿的鞋的水平怎么样。”

发布会之后两天,也就是3月28日,中国队将做客德黑兰十万人体育场,挑战亚洲排名最高的伊朗队。

此前中国对伊朗比赛中送出精彩助攻的郝海东

大战在即,比赛的话题一定是绕不开的,谈到这场比赛郝海东表示:“足球比赛就是这样,准备好了,机会把握住了,你就能赢。但伊朗的客场不好打,再加上世预赛这种级别的比赛,客场你能拿分,就是胜利。”

正如郝海东说的那样,挑战伊朗时,或许我们很难取得理想的分数。但是,只要像城市足球联赛这样踏踏实实做足球的人能多一些,热爱看球、热爱踢球的人能多一些,未来的胜利也将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